当前位置:ER说影视 > 电视剧 > 《请回答1988》原来阿泽和德善结婚早有多个伏笔,宝拉姐原来是这样的人!

《请回答1988》原来阿泽和德善结婚早有多个伏笔,宝拉姐原来是这样的人!

更新时间:2022-10-17 09:59:28浏览次数:727+次

  因为从这一集开始,人物的感情线就开始变得清晰明朗了。第六集的开篇基本上是无缝衔接第五集的结尾,整体的内容分为两条重要的故事线,其一是阿泽的围棋比赛,其二是初雪的告白。
 
\
 
  1.帅气的阿泽
 
  在看过第六集之后,大多数人都会由衷地发出一句感叹,那就是“阿泽简直太帅了!”
 
  坦白讲,前面五集中虽然对阿泽的围棋成就和个人性格已经有过一些简单描写,但篇幅都有些偏短且相对零碎,不足以让人们完全了解这个围棋天才的内心世界。
 
  所以说,其实阿泽这个人物是从第六集才开始彻底进入高光时刻,并逐渐丰满起来,进入了疯狂的圈粉模式。
 
  阿泽是双门洞所有人的骄傲,不仅是四个一起长大的发小对他的对弈结果格外关注,只要到了阿泽比赛的日子连大人们也是频繁去到凤凰堂询问,其中不仅有想要蹭酒喝的德善爸爸,甚至平时不怎么出现的东龙爸爸也会露面。
 
  德善爸爸打趣地说要拿自己的三个孩子去换阿泽一个,德善妈妈也不止一次说过“希望阿泽当女婿”,德善也开玩笑地说自己要“好好勾引他一下”(傻妹子,其实你早已种在他心里了)。
 
  在闪光灯下的阿泽是那么的耀眼,无数人想要得到他的签名,在围棋比赛中专注的模样除了“帅”这个字似乎找不到第二个更加贴切的形容词(不得不说,朴宝剑演绎李昌镐的神韵真的是太像了)。
 
  阿泽在面对着比他年长的围棋高手时丝毫没有胆怯,虽然在对弈过程中看起来往往更得意的都是他的对手,但这个年轻人就是如此从容不迫地赢下了一场又一场,每次看到他比赛时疲惫憔悴的模样就让人觉得很心疼。
 
  虽然这是一个在围棋界被奉为神一样的男人,但另一面生活的他其实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连随身听没声音也不知道换电池和调音量的生活小白。阿泽出门比赛前需要娃娃鱼帮忙整理行李,穿衬衫还会把扣子上下系错位置。
 
  这种反差让人觉得格外有趣,同时也增添了阿泽这个角色的真实感。
 
  在看《请回答1988》塑造阿泽这个人设时,非常有感慨的一点就是牛人其实并不需要在所有方面都是佼佼者。
 
  只要术业有专攻,凭借天分和努力依然可以享有很大的成就。
 
  2.父亲的关心
 
  第六集开始,阿泽爸爸的一些特质也渐渐浮出水面。
 
  他这个人很喜欢隐藏真实的情感,除了阿泽之外的其他事情都不是太过关心。
 
  还记得善宇妈妈说要给他们父子俩送干菜汤,阿泽爸爸的内心其实是非常想要的,但他又觉得一直接受善宇妈妈的恩惠(比如之前的泡菜饼)却没有相应的回报并不是很妥当,所以在接受时就会显得有些扭捏。
 
  而且,他的情感表达似乎并不需要对方也知道,反而更像是一种自言自语。他在善宇妈妈早已进屋后还是站在原地嘟囔着说了好多句话,先是一句“好好煮”,然后秒变“不用了”,接着最后收在“给一点点就好了”。
 
  从已经分析的共6集内容可以发现,阿泽爸爸虽然平日不爱说话,但对善宇妈妈时似乎的确有些与众不同。除了和善宇妈妈沟通稍频繁一些,还有一种情况也会让凤凰堂的话变得多起来,那就是谈到阿泽的时候。
 
  看着他一反常态滔滔不绝,长篇大论的程度甚至能够把德善爸爸也“轰”走,就觉得这个话不多的男人也有他的有趣之处。
 
  凤凰堂是一个不善于表达情感的人,也是一个不懂得如何传达爱意的爸爸。但我们可以看得出,他对儿子的感情是非常深沉且深刻的,虽然都是一些容易被阿泽忽略掉的细节。
 
  比如在儿子熬夜研究围棋睡着之后,阿泽爸爸给他垫枕头和盖被子。以及阿泽在中国比赛时,他也一直守在电话旁边等消息,连吃饭都不会挪地方,很长时间没有动静的话还会查看一下电话是否在正常通线中。
 
  这就是一个父亲对自己儿子默默的爱。
 
  不仅如此,阿泽爸爸其实也非常了解儿子的心理活动。还记得之前广播里说过阿泽曾输给一个围棋新人吗?这个铺垫在这一集中就用到了。
 
  凤凰堂说其实阿泽有个霉运,就是害怕在比赛时遇到围棋界的新人。
 
  看了这么久,凤凰堂其实一个客人都没出现过,阿泽爸爸生活里唯一的重心就是他的宝贝儿子。所以凤凰堂最热闹的时候并不是因为客人多,而是来关心阿泽比赛结果的邻居更多。
 
  那么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来凤凰堂问呢?为什么不听广播或者电视上的新闻呢?一来是邻居们真的非常关心阿泽的比赛结果,二来当然是因为报道的速度肯定没有阿泽给爸爸打电话的速度快。
 
  这一个细节,也在告诉我们阿泽每次比赛之后都会第一时间给爸爸打电话通报,所以凤凰堂的消息才是真正的第一手消息。
 
  比赛之后马上想到去打电话的人,一定是阿泽内心非常重要的人吧(此处是伏笔)。
 
  3.善宇的暗恋
 
  在阿泽大获全胜归来之后,五个小伙伴围在一起吃披萨。再争抢最后一块时,娃娃鱼和德善决定通过比惨来判定最终的归属。
 
  此时善宇说,“自己喜欢一个人两年了,但不知道怎么表白。”
 
  于是有三个人的心境瞬间陷入了复杂与纠结,一是狗焕,因为他喜欢德善,且他认为善宇和德善相互喜欢,所以自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二是德善,因为她喜欢善宇,且她认为善宇也喜欢自己但只是羞于表白,所以她猜想这句话是在向自己告白前做铺垫,于是她鼓励善宇在下初雪的那一天就表白,却无意间促成了他与宝拉的姻缘;三是善宇本人,因为他喜欢的人其实是宝拉,但两个人在多个因素上都存在重重障碍,所以他也像狗焕一样觉得自己希望渺茫。
 
  于是善宇在德善的鼓励之下,决定在初雪的日子向宝拉正式告白。原来善宇为了能够见宝拉一面,每次都要算好时间去德善家借东西,就是为了能在宝拉回来的时候用一句简单的招呼来沟通交流。看着宝拉脸上洋溢着笑容的时候,善宇的心里也会美滋滋的。
 
  一个人终于鼓起了告白的勇气,一个人终究还是错过了自己的初恋。
 
  在这个初雪的日子,德善没有等来善宇的告白,她再一次输给了自己的姐姐成宝拉。
 
  4.有趣的宝拉
 
  在第六集里,我们发现宝拉原来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
 
  之前只觉得她跋扈霸道又倔强,但这一集中对她产生了很大的改观(虽然我的内心还是更喜欢德善多一些)。
 
  本集的最大笑点之一,就是宝拉开车(此开车非彼开车哈),有三幕都令印象深刻。
 
  第一幕,是宝拉初次驾车回来时的亮相,她一改平时那种嚣张的气焰,全程笑容满面,尤其是刚下车那个Pose简直刷新了她此前的人设。
 
  第二幕,是宝拉为了在夜晚开车不犯困所以大声唱歌的片段,当时坐在副驾驶的善宇妈妈内心OS基本上代表了我的心声。
 
  第三幕,是宝拉载着全家人出门,原来聪明如她也依然会展现出某些“女司机”的特质,连油门都没找到就敢正式上路,所有人都提心吊胆地大吼大叫她还是坚持继续,在车轮里夹到布娃娃的时候以为自己撞到了小狗不敢下车也不敢继续开走,这个时候的宝拉露出了她难得会出现的慌张情绪。
 
  要知道,她可是连抽烟被父亲发现都会面无惧色的女汉子。
 
  对待家人,她很霸道。
 
  对待旁人,她依然很霸道。
 
  看到有两个学生在欺负正峰,宝拉直接用拳头锤过去,不仅顺手牵羊拿走了他们的香烟,还逼迫对方高喊口号,那一幕简直笑崩了。
 
  虽然正峰比她年龄更大,但气势明显差得远了。
 
  正因为这样的霸道属性,所以宝拉并不受到长辈们的喜欢,其中以善宇妈妈最甚。
 
  记得在第五集时,善宇妈妈就说过“自己害怕宝拉”,在第六集时面对德善爸爸又说了一句“养宝拉不容易”,同时又一次强调了自己“害怕她”,这些都充分说明了她对这个女孩子的态度。
 
  但有些印象是会慢慢改观的,需要的是一种相互了解的契机。
 
  当身在外地的珍珠突然生病,善宇妈妈心急如焚但却没有末班车可以搭乘时,是宝拉等在门口并主动开车送她去了医院。
 
  送完善宇妈妈归来之后,宝拉撞见了准备在初雪之日向她告白的善宇。被问及刚刚做了什么的时候,她完全没有邀功,只是轻描淡写说了一句“去了外地”,并没有说是送的他妈妈,也没有说是为了他生病的妹妹。
 
  还有,虽然宝拉的霸道早已成为了常态,但在电话里拒绝了父亲的要求之后,她还是抱着酒罐子一脸不乐意地将东西送到了狗焕家。
 
  外冷内热,是没错的。
 
  5.宝拉和德善
 
  这真是一对纠缠不休的姐妹。
 
  对于宝拉欺负德善这件事,一直都是有点气不过的。
 
  本来德善就是家里受到宠爱最少的那个,还要在这种情况下与姐姐揪着头发相互撕扯,父母从来就没有帮德善说过话,也对宝拉没有任何的管制(当然也是觉得亏欠她所以管不了)。
 
  而且宝拉本来答应要借给妹妹的白色连衣裙也没有履行承诺,在穿走德善外套之后,她宁愿在运动时裙子里套裤子也不愿意遵守和妹妹的约定。
 
  但我逐渐发现,这可能就是她们姐妹两人的相处模式吧。
 
  有些人表达爱意的方式其实很奇怪,比如狗焕虽然喜欢德善但却非常喜欢用言语攻击她,比如宝拉可能很在意德善但却非要表现出自己满不在乎的模样(表现宝拉在意妹妹的细节,可以去第一集她在门后偷听德善举牌那里找)。
 
  想明白这些之后,就会发现这可能也是宝拉一种“变态”的爱。
 
  于是当我们看到成年宝拉和德善坐在一起聊天时,就不会在意宝拉把香烟掐灭在德善正在吃的冰淇淋里这种小事了。
 
  6.单纯的正峰
 
  在双门洞的孩子里,正峰相对比较单纯,还有一个就是余晖。
 
  一个怕妈妈,一个怕姐姐,两个人在成长环境里是有相似之处的(此处有伏笔,第七集玩守护天使游戏时,余晖是最支持正峰的)。
 
  正峰之前已经重考6次并失利,他即将再次踏上考场,但心思却并不在此,而是想着每天写明信片给夜星(广播节目)去分享自己身边优秀的小伙伴们,两封被念出来的信分别是介绍阿泽和宝拉的。
 
  当广播里正放着对宝拉无数的赞美之词时,其实她正在抽烟。看她熟练地吐着烟圈,就知道抽烟的时间应该不短了。
 
  这一幕看起来并不惊讶,此前余晖说帮大姐买过烟就能猜得出。只是不知道正峰在训斥那两个抽烟的学生时,如果知道宝拉也会抽烟的话,会有怎样的想法呢?
 
  尤其,正峰的心里可能还曾经喜欢过宝拉。
 
  另外一个有趣的细节是,在给夜星写明信片的内容里,正峰提到自己是佛门弟子,但此时他捂嘴笑了一下,因为这句话在当时并不是完全真实。
 
  然而这个小细节,无意间也成为了后续剧情中的伏笔。
 
  7.善宇对德善
 
  德善对善宇的爱意,其实在很多细节处都能看到。
 
  例如,她只会在与善宇说话时柔声细语,幻想投入善宇的怀抱时还会露出略带羞涩的神情。
 
  善宇对德善的感情,却因为他一直以来的善意而被德善模糊和误会。
 
  有时候,我们会发现善宇对德善表现得非常耐心,比如会给她解释围棋赛的胜负机制,以及在三个男孩子把拉面吃完之后再提出给她另煮一包,或者在门口温柔地与她聊天对话。
 
  但这不是爱情。
 
  在善宇心里,他是爱着宝拉的,所以他爱屋及乌地将德善看作自己的妹妹一样,与珍珠的感觉相似。而且善宇应该是早就察觉到了德善喜欢自己,但因为念及从小一起长大的情意而不想伤害她,所以一直没有戳破。
 
  但这种没有戳破关系的模糊界限,其实对德善来说也是一种残忍。
 
  当她得知善宇喜欢的其实是宝拉之后,这种伤害将会变成双倍的痛苦。一直希望在节目里被读出来的告白信,在揭开真相之后也变成了一种无情的讽刺。
 
  不幸的是,德善的初恋以失败告终。
 
  幸运的是,原来还有人在默默爱她。
 
  狗焕在呵呵呵笑,因为他知道自己与德善又有希望了。
 
  德善在呜呜呜哭,因为她知道自己和善宇再无可能了。
 
  还有阿泽最后邀约一起看电影的那通电话,从此德善的感情线将正式进入“阿泽VS狗焕”的部分,善宇彻底出局(此时默默心疼一下从来没有入局的娃娃鱼)。
 
  8.狗焕和阿泽
 
  德善幸福的未来归属,悬念停在了狗焕和阿泽之间。
 
  狗焕是那种带有毒舌性质的男生,例如他说德善“脸蛋红得像村姑”,还叫她“大鼻妹”,对喜欢的姑娘说话时多少都有些刻薄的感觉,虽然狗焕只是想极力掩饰自己的真心,但女孩子们在情感上往往难以接受。而且他的喜怒哀乐都是藏在心里,至今都从未对德善展示过自己的心意,是完全的暗恋。
 
  然而阿泽完全不同,看他虽然平时说话非常少,研究起围棋来更是把自己关在屋里足不出户,但对待感情上却是异常的坚定和执着。在第六集末尾,他在初雪的日子打电话给德善相约一起看电影,这是他之前就对娃娃鱼说过的愿望。
 
  阿泽说自己如果赢下了五连胜,那么他最想做的就是去看电影(基于剧情要求的神秘感,所以他并没有说和谁看)。
 
  比赛后与棋院的老师聊天时,阿泽也说在没有比赛的日子里,他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
 
  相比狗焕那种默默的喜欢,阿泽表现得更加直接和坦白。
 
  但狗焕做得就少吗?
 
  并不是,只是德善看不见。
 
  从上次的窄缝事件开始,狗焕的爱意已经非常清楚了。处处的细节都在暗示他对德善的喜欢,读到德善的明信片时嘴角会莫名扬起温暖的笑容,猜想善宇和德善有可能互有好感之后甚至连饭都吃不下,没事就会躺在床上发愣放空思考人生。
 
  他会在德善对着善宇微笑的时候低头难过;会在看着两人门口聊天时有说有笑而瞬间落寞;尤其是善宇将手放在德善手臂上的这一举动更是触动了他那根吃醋的神经;在读到信里面德善明确表达她喜欢善宇的话时,狗焕一瞬间就陷入了无尽的悲伤。
 
  我们清楚地记得他在门口听到善宇并不喜欢德善的时候,虽然鼻子流着血,但内心却无比幸福,吃拉面的时候都会憋不住笑容。
 
  我们也清楚地记得他撞见来家里蹭热水洗头发的德善时,那种怦然心动到无语伦次的忐忑,一向“面瘫”的狗焕因为德善的出现才有了表情的色彩。
 
  作为观众来说,我们看到了太多太多狗焕对德善喜欢并且在意的细节。
 
  然而,我们不是德善。
 
  9.喂食的爱意
 
  豹子女士做了卡斯提拉蛋糕,并与狗焕爸爸坐在一起吃。
 
  狗焕爸爸在拿起一块喂给妻子时,开玩笑地将手指放在了她的嘴里,而且还连续放了三次(敲黑板,这个吃法请记住,之后阿泽和德善相处时会有伏笔)。
 
  这是一种夫妻之间虽然看起来有些讨厌,但却十分温馨的爱意互动。
 
  不过在这里友情提示,捉弄老婆的次数最好不要太多,否则一旦被咬住不松口,那可是很疼的。
 
  10.羡慕的发小
 
  双门洞的这五个小伙伴之间的相处,令我感到非常感动和羡慕。
 
  德善、狗焕、善宇和娃娃鱼会在寒冷的大风天躺在一个被窝里收听阿泽比赛的新闻。只有他们不会在意阿泽拿了多少的冠军,赢了自然为他开心,输了也不会给他压力。看惯了外面的人对阿泽的客气和客套,这五个小伙伴之间的感情才是最为难得的。
 
  在阿泽获胜后,四个小伙伴都在等待召唤他们去庆祝的电话,见面的时候每个人都给了阿泽一个温暖的拥抱。这里的细节是,其中娃娃鱼、狗焕和善宇都是主动去抱阿泽的,只有德善是阿泽主动去抱她的。而且,抱着的时候还是一脸幸福的模样(阿泽喜欢德善也是非常清楚了)。
 
  他们五个人一起开心地笑着,分食着阿泽买来的披萨,男孩子们偶尔还会因为娃娃鱼释放带有异味的气体开始抢被子,闹哄哄的好温暖。
 
  羡慕,感动。
 
  11.未来的他们
 
  在第六集的结尾处,安排了一段成年宝拉、德善和德善丈夫的对话。
 
  这场戏已经彻底明确了德善未来的丈夫不会是善宇,此前的这个小疑团终于解开了。
 
  根据目前对话的方式和内容,线索如下:
 
  第一,是德善与丈夫在那一年初雪的日子发生了特别的故事(阿泽打电话相约,狗焕明确自己有希望);
 
  第二,是德善丈夫知道妻子曾经写信说喜欢善宇(阿泽可以从其他人处听说,狗焕是亲眼看到明信片的内容);
 
  第三,是看着成年德善面对丈夫仍然在手舞足蹈乱蹦的时候,就知道即便她长大了其实和过去也没太多差别哈哈哈(反正狗焕和阿泽都不会因此嫌弃你的)。
 
  以这一集末尾的状态来分析,德善丈夫说话的习惯和肢体动作的确是更像狗焕,但也不排除阿泽在喜欢的人面前就会出现另一面的可能性。
 
  不过有一点可以明确,就是在本集这个初雪的日子里,狗焕基本上没有与德善有过任何的接触。
 
  下雪之后,德善首先看到的人是善宇,并且知晓了他喜欢宝拉这件事。而狗焕从头到尾都只是内心默默的失落和窃喜,并且躲在门后也没有被德善发现。
 
  但是根据两人回忆的内容来看,夫妻俩当年这一天应该是有互动的。
 
  所以,在初雪的日子打电话给德善的阿泽,相对而言更有希望(当然,看过结局的小伙伴都明白了)。
 
  许多小伙伴们在追《请回答1988》时都有一个相似的感觉,就是成年阿泽与年轻时的他感觉非常不同,其实原因就是编剧希望给观众留一个“狗焕or阿泽”的悬念,在这种迫切想知道结果的心情里坚持不懈地追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