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ER说影视 > 电视剧 > 《请回答1988》德善第一次在狗焕和阿泽之间的选择,原来是从这里开始!

《请回答1988》德善第一次在狗焕和阿泽之间的选择,原来是从这里开始!

更新时间:2022-10-17 10:16:53浏览次数:522+次

  1.狗焕和阿泽
 
  德善第一次在狗焕和阿泽之间的选择,契机是两双他们分别送出的粉色手套。
 
  狗焕送的是五个手指分开的(未来真的分开没有在一起),阿泽送的是五个指头合在一起的(最后果然两个人走到了一起)。
 
《请回答1988》德善第一次在狗焕和阿泽之间的选择
 
  德善思考了几秒,拿走了相对比较靠里面的那一双,也就是阿泽送的礼物(主动选择第一弹)。
 
  随后镜头停在了相框旁边的三个小人上,其中两个坐在一起(未来的阿泽和德善),另一边的那个在大声哭泣(未来的狗焕)。
 
  娃娃鱼对善宇和狗焕说,女孩如果在异性面前跳狗腿舞,就代表她不将这些观众当做男人看待。
 
  这句话似乎成了狗焕的一个心病,上次看到德善跳舞时还是开心地在笑,这一次已经是一脸愁容了,因为他苦恼德善并没有把自己当做异性,自然也就没有成为情侣的先决条件。
 
  此时阿泽刚好开门走进来撞见德善跳舞,他又露出了自己的必杀微笑,此举也代表着他正式切入了德善感情的争夺战。
 
  后续狗焕猜拳输掉要去煮拉面,剩余四个小伙伴盖在一个被子里等待,过去守护天使和看大学歌谣祭时德善旁边一直都是狗焕,弄错暗恋对象的时候旁边则是善宇,但此时她身边的人已经换成了阿泽。
 
  随后狗焕在言语上挣扎了一下,说不想煮拉面,要阿泽点餐吃(在感情里他也同样会有执念不想放手)。
 
  接着阿泽说“我想吃拉面”,作为点餐的资金拥有方他一票否决了这个提议,所以在吃拉面这轮的PK中,阿泽已经胜利了(后续在感情上阿泽也会一直胜利)。
 
  狗焕,只能去煮拉面。
 
  拉面煮完回来,里面飘着整根没切的香肠,一大条萝卜泡菜以及没有打成漂亮黄色鸡蛋花的白煮蛋,遭到了善宇、东龙和德善的三重嫌弃。只有阿泽说了一句“挺好吃的”,此时狗焕愣了一下之后只能回复一句“多谢”。
 
  输给的人若是阿泽,也许只能说一句感谢而已。
 
  不论是拉面,还是感情。
 
  德善这种不把发小当异性的困扰,同样也出现在阿泽这里。
 
  因为阿泽生活里常常犯迷糊,所以大家很怕他找不到相约一起看片的电影院。此时德善摸了摸阿泽的头,说“不要乱跑,等姐姐来”。
 
  阿泽的表情,和上次喝牛奶时被说“未来和姐姐结婚”时已经完全不同,严肃里带着一丝认真。
 
  那是男人看女人的眼神,不是弟弟看姐姐的眼神。
 
  紧接着娃娃鱼说,阿泽应该初三之后就没去过电影院了吧。
 
  德善立刻回复“和我去过”,说明她没有把上次一起看电影的事情当作男女之间的一次约会。相比当时她喜欢善宇的表现,这次的德善太过直接坦荡了,丝毫没有避讳娃娃鱼和善宇的存在,就说明此时她心里对阿泽还没有情爱这根弦。
 
  于是此时的阿泽,表情也是像狗焕一样瞬间陷入深思。
 
  还好狗焕在煮拉面,否则这场心灵重击来得就太早了。
 
  不过,在这次阿泽和德善的观影回忆里倒是撒了一小波糖,熬了两夜的阿泽根本没顾上看电影,倒是在德善的肩膀上睡着了。虽然德善非常崩溃,但也算是阿泽在观影之外的福利吧。
 
  不得不说,这段五个小伙伴小聚吃拉面的戏,藏的细节和伏笔都太多了。
 
  其实在《请回答1988》这部剧中,目前狗焕对德善暗恋的细节,要比阿泽多得多。比如五个小伙伴在公车上时即便有座位空着狗焕也不去坐,虽然嘴上说着“不用,快到了”,其实是因为他想站在德善的旁边距离更近一些,哪怕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她张大嘴睡着的模样,也是幸福的。
 
  但他一切的心思,都藏在自己的心里,德善完全不知道。
 
  上一次德善两个闺蜜说善宇喜欢她,结果让德善吃了一个大大的闭门羹;这一次两个闺蜜又说狗焕喜欢德善,虽然猜中但却变成“狼来了”,德善已经不再相信(要是先说狗焕的话,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哎)。
 
  其实德善在知道宝拉有男朋友,且余晖也有女生追求的时候,她的内心是非常失落的。姐姐和弟弟都曾经在爱情里至少浅尝过甜蜜的滋味,自己却一直没有迈出第一步,肯定会留下花季少女的遗憾。
 
  但她其实不知道,还有两个男孩子,很爱很爱她。
 
  2.接人的德善
 
  善宇、娃娃鱼、狗焕和德善本来打算一起去接阿泽看电影,结果走到中途时看到了卖小吃的路边摊,于是就打发德善一个人去了。
 
  娃娃鱼说:德善,你去把阿泽带过来吧(多么直白的命令,毫无男女之间的感情)。
 
  善宇说:不要丢了他,手牵手带过来(这个形容仿佛在表达他看待德善和阿泽都是孩子的感觉,也有暗示未来阿泽和德善会牵手成功的意思)。
 
  狗焕最后说:要我一起去吗?(没有直接跟着去而只是问了问,暗示狗焕在感情上的行动力不强)
 
  德善摇摇头说“不用了”,狗焕也没有陪她一起。
 
  所以,最后牵手的人是阿泽和德善。
 
  德善等阿泽从棋院出来的这一段,是全剧最喜欢的部分,不管看多少次都不会腻。
 
  她把脸放在玻璃上做鬼脸,整个面部都被扭曲了,但贡献了本集中最好的笑点。
 
  德善来接阿泽这一段,非常明显地表达了她在阿泽心中不一样的地位。
 
  阿泽看着所有人都对自己毕恭毕敬,他的脸上一直都没有表情,只是客气地轮流握手。
 
  直到最后一个德善时,阿泽的脸上才瞬间有了灿烂的笑容,还亲昵地摸了摸德善的头。
 
  摸头杀,啊啊啊!
 
  那一刻,我们大概就知道为什么阿泽会喜欢上德善了。他身边所有的人都只会把他当作围棋之神,即便是女孩子对他投来崇拜的目光也是一种将其视作非“常人”的状态,而只有德善会责怪自己没有带包,并当众“训斥”他的粗心,当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发小来看待。
 
  同龄异性中,可能只有德善才把阿泽看成一个普通人。
 
  我们都渴望生命的辉煌,但在日常生活里,其实所有人都想变得普通一些。
 
  不是被所有人都区别对待,而是自己也融入其中。
 
  因为这一份普通,才会带来简单的幸福。
 
  3.睿智的东龙
 
  娃娃鱼,似乎是五个人中对两性概念最通透的一个。
 
  在讨论宝拉和男朋友相处的问题上,东龙说“女人都会在喜欢的男人面前耍小心思和装文静”(这句话暗示了未来的宝拉)
 
  还说“如果在你面前跳狗腿舞,那就是根本没把对方当成男人看”。(这句话说给了现在的狗焕)
 
  整部剧中,最能搞气氛的人除了狗焕爸爸,下一个就是娃娃鱼了。本来刷剧时我一直沉浸在正峰住院要做手术的小哀伤之中,结果娃娃鱼在被窝里排放异味气体瞬间把我逗乐了。
 
  狗焕嫌弃地掀开被子,善宇捂住鼻子往外移动,连熟睡的阿泽都被熏醒了,而且第一个的味道还未彻底消散,第二个已经迎头赶上,让我瞬间在悲伤里忘掉了烦恼。
 
  总能在最沉重的时候释放笑点,娃娃鱼也是大家追剧的快乐源泉。
 
  4.善宇的职业
 
  在五个小伙伴围在一起吃拉面的时候,他们讨论到了正峰即将做手术的事情。
 
  狗焕说手术只要一个小时,不用来探病了;德善说去年不是用了十个小时吗;善宇立刻回复说上次是“换瓣膜”所以耗时久,而这次只要“换电池”所以会比上次快很多。
 
  随后狗焕突然流鼻血,娃娃鱼担心是不是也有病,此时善宇立刻说“去医院检查过了,没有异常”(话说狗焕流鼻血真的很频繁,之前洗脸的时候也流过,后来在医院里又流了一次)。
 
  善宇在还没有读过专业课就已经对医学产生了比较大的兴趣,这一段也是为他后续的职业埋下了一个小伏笔。
 
  5.失恋的宝拉
 
  第八集中,我们看到了宝拉和前男友通电话的情景,完全就像是陌生人聊天那种冷漠,感觉就是根本不爱。而且,宝拉对前男友在身体上的触碰也表现出了明显的反感,和善宇之前给她送伞和手套时接触的那种不知所措完全不同。
 
  宝拉的个性,是不太在意旁人想法的。
 
  但她在出门时见到善宇,却特意说了自己“去见男朋友”,这对于宝拉来说是异常的举动,足以看出她对善宇的感觉不同。
 
  而善宇也并没有辜负这份“特别”,他观察入微,一眼就戳破宝拉见男朋友一般都会穿裙子,而这一次是裤子。
 
  虽然这是一个“谎言”,但善宇完全没有生气,反而还会萌生一种猜到宝拉小心思的欢喜。
 
  同样是“谎言”,宝拉闺蜜的“谎言”就恶心太多了。
 
  在她诉衷肠的时候,一句“钟勋欧巴”就让宝拉听出了端倪,迅速察觉到了自己的女闺蜜和男朋友之间有暧昧。发生暧昧的那一天,刚好是宝拉为了送善宇妈妈所以没去参加聚会的日子。
 
  此处的两层意思,第一层是宝拉自愿为了善宇所以冷落了男友;第二层是这个举动反而刚好帮她看清了男友的真面目。
 
  另外说一句题外话,我本人真心非常讨厌宝拉闺蜜这种看似坦诚实则绿茶的女人,具体评价可以参考过去写过的《我的ID是江南美人》分集剧评中的玄秀雅部分。
 
  这种女人的动机,根本就是为了抢男人。
 
  装作小鸟依人看似柔弱的楚楚可怜,其实心里憋的全是坏心思。
 
  不过如果缺少她的这次助攻,善宇也没有插入宝拉感情的缝隙。为了善宇和宝拉这对CP,且这个女人后续不会再出现,另外一大篇评价她的话,我就吞下去不说了。
 
  其实这一集里面宝拉和前男友之间的沟通,也让我们看出两人不合适的许多细节。
 
  宝拉是一个果决干脆的人,虽然性格火辣但是为人善良坦诚。但前男友是一个拖沓油腻的人,不仅虚伪而且还善于推卸自身的责任。听他言语里的意思是,自己与宝拉闺蜜已经过了夜,明知自己犯错但这次道歉却非常敷衍根本就不够真诚,分手时不知道好来好散反而讽刺宝拉像是“冰坨子”,以此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最先犯错的是自己却在分手时吧啦吧啦说一顿别人的错处,这完全是一个不值得去爱的男人。
 
  分手后,宝拉蹲在那里默默地哭。
 
  坚强如宝拉这样的女强人,也会被别人的言语攻击到落泪(暗戳戳,言语诋毁真的很伤人啊)。
 
  她哭的应该不是和这个男人要分手,而是原来连男朋友都不了解自己。
 
  还好此时出现在她面前的,是那个会一直珍惜她的善宇。
 
  不论她是否改变,是否依旧强势,是否不够体贴,都会一直懂她爱她的善宇。
 
  在前男友眼中,宝拉是冰冷的。
 
  在善宇的眼中,宝拉是温暖的。
 
  他愿意把身上仅有的100块,给淋雨的宝拉买一杯热乎乎的咖啡。
 
  当善宇脑中闪现两年前与宝拉的回忆时,他正在像哭泣的宝拉一样紧紧握着拳头,为了不让眼泪掉下来。
 
  同样的雨天,同样的眼泪,同样攥紧的拳头。
 
  那时候我们才明白,原来善宇和宝拉就是同样的人,他们都在最无助的时候找到了一个最懂自己的人,默默陪伴在身边。
 
  因为两年前宝拉说自己讨厌淋雨,所以每一次下雨时善宇都会在她身边,遮风挡雨。
 
  就像与德善打架的那个姑娘一样,失去父母的孩子心里都会有无法平复的伤口。
 
  那个姑娘喜欢余晖的原因,只是因为这个男孩子是唯一一个在他父母过世之后,对她真心相待的陌生人。
 
  就像善宇的父亲去世一样,所有人都在安慰他已经做得很好了,但只有宝拉告诉他可以大声哭出来。
 
  余晖和那个姑娘的故事,其实是在告诉我们善宇为什么会喜欢上宝拉。
 
  当善宇在宝拉的拥抱下放声哭泣的时候,也许就是那一刻,他爱上了这个看似冷若冰霜,实则内心如火的姑娘。
 
  最脆弱的一面,只给最爱的人看。
 
  在最爱的人面前,他会变成最勇敢的男孩子。
 
  于是一向沉稳的善宇偷偷亲了一下宝拉的脸颊,那一刻我们就明白了他心中这份情意的重量。
 
  6.德善的妈妈
 
  可能是因为比较偏爱德善的原因,所以一直对德善妈妈这个角色喜欢不起来。
 
  尤其是在丢了钱之后,德善妈妈起身时特意把钱包拿走的这个举动,让人感觉非常不舒服,很没有对子女的信任感。还有宝拉冲进屋子后不问缘由就翻看德善的钱包,如果换做是我的话,真的很难接受妈妈和姐姐这样的对待。
 
  看宝拉的表现就知道,德善妈妈根本没有怀疑过她,并且直接告诉她丢钱的金额。而对待德善时,似乎忽视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如今还要冤枉她偷钱,每次伤了二女儿的心,德善妈妈只会笑着说“妈妈对不起”,然后塞给她一点吃的缓解情绪。上一次煎蛋事件用的是黑豆子,这一次钱包事件用的是刚出锅的地瓜。
 
  当德善提出余晖也可能有嫌疑的时候,德善妈妈立刻说“就算是他做的也不要说”,他会闹情绪的,认为大家怀疑他。偷钱悬案的答案是在本集末尾揭晓的,原来是德善爸爸晚上偷偷拿走的,和三个子女都没有关系。
 
  德善是真的善良,每次都不去计较,每一次都体谅妈妈。但德善妈妈有没有想过,二女儿也会因为被怀疑而闹情绪呢?
 
  就因为德善更容易哄更听话,所以就要每次都承受这些恶意吗?
 
  德善说“那我呢”的时候,德善妈妈马上中断了对话,并喊着宝拉吃地瓜。
 
  那一刻的偏心,隔着屏幕都能溢出来。
 
  又一次,心疼德善。
 
  虽然我并不喜欢德善妈妈,但她与德善爸爸相约要说敬语的那一段倒是非常搞笑,不管看了多少遍还是会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但德善妈妈,也有温暖的一面。
 
  当听到与德善打架的女孩子和她姐姐父母双亡时,德善妈妈把这对饿肚子的姐妹俩带回家吃了一顿饭。
 
  刚刚还在撕扯的一群人,如今安心坐下来一起吃了晚餐。
 
  早就失去父母的姐妹俩,一边吃着德善妈妈做的家常饭菜,一边听着德善爸爸像父亲一样的训斥。
 
  那一刻不仅是化干戈为玉帛,他们仿佛在短暂的一刻,重新拥有了自己的父母。
 
  7.狗焕的爸爸
 
  正峰,又一次落榜了。
 
  豹子女士叹气,狗焕也表示无奈。
 
  一家人围坐在沙发附近,虽然他们已经打电话确认过一次,但狗焕爸爸还是说“有可能听错了,再打一次”,这句话本身就代表着对儿子失利的一种宽慰。
 
  再次确认之后,狗焕拍了拍正峰的肩膀,豹子女士还在一旁叹气,只有狗焕爸爸没有沮丧,并说“再考”就好了,且提醒他明天要住院,压力太大了不好。
 
  然后孩子们进屋之后,他对豹子女士说“能健康长大就很感激了”,如果什么都想要就是“太贪心”。
 
  这句话,好想说给很多的家长听。
 
  其实狗焕的爸爸,是我们从小就梦寐以求想要拥有的那种家长。
 
  对待孩子们更像是朋友,尊重老婆和儿子的想法,适当营造气氛,关键时刻也能扛下重担。
 
  既有诙谐幽默的一面,也有看着即将手术的儿子眼眶红红的一面。看他望着正峰躺在病床上时,拼命忍住不让泪水掉下来而仰起的头,那一刻的眼眶也像他一样瞬间红了。
 
  8.坚强的豹子
 
  得知正峰落榜之后,豹子女士叫来了卖化妆品的人,还一次性叫了两个,想通过“买买买”来缓解焦虑。
 
  这一集,我们也终于知道了德善妈妈和善宇妈妈护肤品试用装的来源。
 
  看来不论什么时代什么国家,女人调节心情的方式都非常相似嘛(当然,部分男人也有这种情况,比如乱买东西的德善爸爸)。
 
  现在的狗焕妈妈虽然看起来是一脸轻松的模样毫无顾虑,但在她们三姐妹的对话里,我们了解到许多豹子女士心酸的过去。
 
  正峰得了心脏病之后,她跑出去刷墙装修,也送过报纸,还去饭店打过工。德善妈妈说要是她可能就“晕过去了”,善宇妈妈评价豹子女士有个“强心脏”。
 
  但有时候女人的轻松,其实是一场伪装。
 
  阿泽说,不论是不是一个小时的小手术,对于母亲来讲都是煎熬的。
 
  狗焕当时质疑的神情望着他,似乎并不认同。
 
  但阿泽说对了(侧面说明阿泽的思想更加成熟)。
 
  这个在所有人口中都坚强的豹子,在正峰面前表现得并不担心,在狗焕爸爸面前也是一脸轻松,但却在自己看电视的时候默默流泪。
 
  出去看电视,只是不想让家人们看到自己的眼泪。
 
  因为在他们的眼中,自己一直都是坚强的人。
 
  这就是母爱,可以感动一切的母爱。
 
  连一直见惯生死的医生,都被这种深切的情感所触动,说出了安慰豹子女士的话。
 
  那一段,我再一次哭成了一个泪人。
 
  9.患病的正峰
 
  虽然说是一场时间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换电池小手术,但正峰在临行前还是与过去的自己告了别。
 
  他把家里的所有细节都望了一遍,不想错过任何曾经生活过的美好。
 
  默默看着曾经痴迷去收集的邮票,还有前阵子疯狂喜爱的魔方,以及刚刚收集的大学歌谣祭黑胶唱片。除此之外还有他收藏的电影海报和亲手写下的日记,他把这些全都放在箱子里,交给了弟弟狗焕。
 
  可能每个走进手术室的人,都会有相似的觉悟吧,认为自己有可能再也走不出来了。
 
  狗焕对他说这种手术失败的概率不足3%,但只有正峰知道自己是只有2%概率才会患上幼年心脏病的一员。
 
  再小的概率,手术依然还是手术。
 
  就像医生说的,世界上哪有简单的手术啊。
 
  只有真正迈进手术室的人才会真正明白,不论这是一个多么小的手术,内心都有一种再也走不出来的恐惧。
 
  还记得之前正峰在房间里玩到不想外出吃饭的事情吗?当时狗焕说是去吃炸猪排,正峰马上答应。
 
  炸猪排的诱惑是无限的。
 
  但在手术前,豹子女士特意打包回来的炸猪排,他不想吃。
 
  手术的前一天晚上,正峰也失眠了。
 
  他不是不想睡,他只是希望能够再多一点时间去看看这个世界,他害怕自己再也看不到了。
 
  手术成功后,狗焕爸妈抱在一起哭成了泪人。
 
  而正峰睁眼后说的第一句话,是关心弟弟流的鼻血。
 
  那一刻,连狗焕也憋不住自己的眼泪,哭了起来。
 
  想起了与德善打架的女孩子和她的姐姐,又看到成年德善依旧还会为了弟弟而出头,以及正峰手术后最担心的是狗焕的健康。
 
  这,就是专属于兄弟姐妹之间的爱。
 
  10.回忆小插曲
 
  这一集里,也有许多只有童年时才会遇到的尴尬事。
 
  比如,我有的朋友就真在小时候用啤酒洗过头,倒不是因为染发,而是道听途说以为这样能护发。
 
  比如,一家人吃晚餐时,妈妈做好饭菜后叫一遍从来都不会把人聚齐,大家总要被叫上两三次后才会陆陆续续走出房间。
 
  比如,在帮别人接听电话时表达对方不在的借口,偶尔会有失口说成“她说她不在”的窘况。
 
  比如,父母因为孩子的错误吵架时,总会把不好的一面推给另一方,坚决不会承认这是源于自己的遗传。
 
  比如,有弟妹的人都会产生的共鸣,自己的弟弟和妹妹只能自己欺负,别人绝对不行。
 
  这部剧,能够勾起回忆的地方真的太多太多了。
 
  除此之外,还有之前热搜上警局里张贴的《杀人回忆》凶手画像,现实中的案件刚好是1988年12月,时间与剧情也完全吻合。时隔多年真凶终于落网,能帮助破案真可谓是“神剧”了,足以看出剧组在细节之处非常用心。